秋风:天下秩序的一个初步框架

admin 必兆娱乐 2019-09-10 03:33:36 9796

  

   所有这些问题,我认为,我们还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而这些问题是非常紧迫的。也许我们可以说,中国的大脑远远落后于他的身体,我们的身体在过去几十年中迅速膨胀和成长,但我们的心智仍停留在比较幼稚的阶段。甚至可以说,我们不仅仅是幼稚,有时候甚至是“失心疯”,完全是把自己迷失了。我这里说的是,过去一百多年来,中国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曲折、挫折,使得中国人在精神上处在很严重的迷失状态。所以,当自己的身体成长起来之后,也不能准确地自我评估,并且不愿意思考。直到今天,大多数精英仍然不愿意思考,中国对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责任。

   刚才杨晖博士提到了葛兆光先生那篇讨论当代学者对天下之思考文章,正好在我们筹划会议期间发表。那篇文章非常精准地表达了当代主流社会精英对于中国的认知,其基本看法是,中国人根本不应该思考,因为,现在这个世界秩序已经是很好了,我们要做的是与国际接轨。而你们不自量力,竟然要把中国人两千年、一千年前的思想搬出来,这是很可笑的。我们今天开这次会,后面也会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也算是对主流精英的这种思想懒惰,做出一个回应。不管我们提的这些想法在今天有效还是无效、好还是不好,我想重要的是,我们要思考,我们不能不思考。我想说的是,我们也完全可以思考。

   最近完成了一本书,解读《尚书》前两篇,《尧典》和《皋陶谟》。这样一个学术的工作,使我非常深切地体会到敬天对于中国人的重要性。如果没有敬天,就不可能有超大规模的中国的出现。

   天是超越于当时各邦国保护神之上的普遍信仰对象。就是因为有了天,才有了超过当时小邦国的普遍华夏秩序。天把在华夏之前相对封闭的各族群的人的心灵打开,让他们能够面对陌生人,走向一个普遍的秩序。当然,这样一个华夏秩序在天之下也可拓展为更大的天下秩序。

   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不能树立起天的崇高性,中国文明就很危险,很有可能走向“神化”。我们现在就可以看到这样的危险,基督教在迅速传播。对中国人来说,信仰自由是毫无问题的,但是,天如果失落了,对人类文明来说是很糟糕的事情,因为诸神的战争将会更加严重。而天恰恰可以让诸神和解。

   如果我们把今天人们谈论的普适价值收缩到平等、自由、博爱这些价值层面,那我觉得,仁比它们都要优越。自由民主博爱,仁都可以将其包括在内,但又可以避免它们必然出现的缺失。比如,讲到自由的缺失,不知道大家留意到没有,最近,加拿大有三个男人宣布结婚了。这当然是自由了,但很可怕。仁却可以避免这种偏失。

   首先,它是普遍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人,都应该以人相对待。我是人,其他人都是人,所以我要把我自己当成人对待,把其他人当成人对待,并且是与我相同的人。这当然就是平等、自主。

   但是,我们的圣贤马上说“亲亲为大”,者跟博爱是有区别的。亲亲为大会避免很多偏失,也会给“仁”的普遍性奠定一个非常坚实而自然的基础:我们不需要借助唯一真神走向普遍,我们通过对于亲情的体认,也即,从每一个人最自然的生活经验中就可以体会仁、体认爱,然后,逐渐把这个爱逐层推进,我们就会有一个普遍的心灵。但是,这个普遍的心灵又不是匀质的、无差别地对待所有人,而是爱有等差。正是这个等差,给爱提供了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

   我想,以仁作为普世价值、作为普遍秩序的人性基础,它更现实。尤其是在上帝死了以后,它是可行的。因为,上帝肯定会死,所有的神都会死,但是,人是永在。我们的圣贤就是立足于人本身来讨论人如何与人相待,以人论人。我想,“仁”是可以作为我们所构想的普遍秩序的人性基础的,也是一个价值的基础。

   由这样的人性讨论,我们也可以得出另外一个结论,那就是,天下秩序的主体是多元的。天下秩序和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帝国秩序有很大区别,那就多中心属性。

   当然,也可以从各个领域开始,比如,不一定直接运用政治和军事的手段,而可以运用道德的、教育的、文化的、经济的手段。这就给秩序的塑造和维护提供了非常平实的起点,也可以说是一个极为平实的原动力。天下和每一个人有关,此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个人是不是能够修身立德、是不是能够爱人敬人,关乎天下秩序。这样一个立足于修身的天下秩序,让看起来如此庞大的世界秩序变得简易,这是一个天下秩序的简易之道。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