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国阶:论中国治理转型的基础环境

admin 大宝娱乐 2019-09-03 20:42:28 7727

  

  内容摘要:中国治理转型具有非常独特的环境,其复杂性举世无匹。研究中国治理转型的未来趋向和规范导向,必须系统、深入的把握构成和影响中国治理转型的关键性因素。总体而言,中国治理转型的基础环境比较恶劣:纵向上,传统治理向现代治理的演变是必然的历史大趋势;横向上,多层面贫困的并存和交织决定了治理转型进程的复杂和艰难。这对中国治理转型的模式选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考虑最终目标,也要考虑过程,更要考虑路径依赖和衔接。

  

  引论

  

  环境深刻的制约和影响着一国的政治选择。中国治理转型的基础环境非常独特也非常复杂,研究中国治理转型的未来趋向和规范导向,必须系统、深入的把握构成和影响中国治理转型的关键性因素。既有的研究有两个不足:一是一般性的讨论中国治理转型的价值、原则、目标等,相对忽略了基础环境对这些导向性规范的制约甚至扭曲;二是越来越多的实证性研究虽然为中国治理转型基础环境的总体把握奠定了坚实学术基础,但是大多局限于具体的侧面,缺乏总体的、系统的把握。本文立足既有的实证性研究,系统的分析了制约中国治理转型的基础环境,在分析中强调系统性、总体性,抓住关键性因素,而不是局限于一时一地一个侧面。

  

  一、治理转型的纵向环境:传统治理向现代治理的演变

  

  1.多领域合一向多领域相对分离的历史演变

  2.行政性整合向契约性整合的历史演变

  3.治理转型的社会潮流冲击传统治理结构

  治理转型的社会潮流为根本的制度变革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如果没有公民自觉自主争取权利的过程,宪政不可能通过一场政治改革来实现;没有公民自觉、自主的权利诉求为基础,很可能发生历史上皇朝更迭那样的革命,而可能不是真正的宪政改革。同时,治理转型的社会潮流也对传统治理结构形成了巨大挑战和冲击,并在深层次上呼吁根本的制度性变革。中国的宪政发展仅有民间的动力是不够的,还必须有一些较为根本的体制改革作为宪政变革的基础。没有从上到下的体制改革,民间社会宪政努力的空间会很有限,甚至会因为政治气候的改变而受到压制。但是,它丝毫不能说明民间的宪政努力是没有用的,相反,它是实现中国宪政必不可少的社会力量和动力。

  4.不同进程的复杂交织

  中国治理变革的过程是多进程的复杂交织,治理转型(强调民主、法治等现代治理要素的成长)与国家建设(包含国家统一)问题、政党转型、社会转型等进程复杂的交织在一起,这些不同进程之间内在的冲突和矛盾经常大于其相互的协调和互补,中国治理变革模式和战略的选择必须兼顾这些不同的进程。

  (1)治理转型与国家建设-国家统一的交织

  中国治理转型与国家统一的关系是非常吊诡的。首先,对于台湾的统一而言,一方面,台湾先行的民主政治发展,大陆滞后的治理转型,成为和平统一的一个根本性障碍;另一方面,许多“台独分子”也在不无恶意的期待着大陆民主化过程中可能的乱局,以寻找机会。其次,对于西藏、新疆等地而言,国民意识形态认同的瓦解以及政治高压、民事姑息的政策已经制造了大量的潜在矛盾,要根本上消解和转化这些沉淀的矛盾,唯有实现治理转型,重建国民意识形态认同,以更加民主、法治的方式处理民族矛盾;另一方面,根本之策立足的是长远合理性,就短期而言,以民主、法治为标志的现代治理方式也许不是消解和转化沉淀深厚的民族矛盾,而是起到了导火线和催化剂的作用;由此进入另一个两难,不实行治理转型难以根本解决这些民族问题,实现治理转型却很有可能在过程中产生乱局,给心怀异志的分离分子送去机会。再次,对于西方的政治家、学者而言,中国的国家统一从来不是其关注的焦点,他们既没有兴趣也没有义务这样做,他们关注的是中国的民主化问题,这既是他们的兴趣也是他们的利益(认为的),如同苏联的解体并不危及他们的利益一样,中国的解体也不会危及其利益,换言之,无论中国的民主化成败,他们都坐收渔人之利,所以他们起劲的鼓吹民主,培植势力、推广价值、通过各种手段施加压力,很难说都是出于恶意,但至少不会从中国的艰难处境去真正为中国考虑;对于中国精英和民众而言,既希望实现治理的顺利转型,制约权力、保护权利,保护民众权益,也希望治理的转型能够促进和维护国家统一,最起码不能导致国家分裂,因而倾向于强大的中央集权,寄希望于统治集团主动进行渐进的政治改革、推动治理转型,但两者的内在矛盾在于,一个强大的统治集团是否有足够的意愿和动力去主动进行政治改革、推动治理转型?对于执政集团而言,改革者将不得不面对客观的不利情境,主观上政治远见、政治魄力、政治艺术匮乏等问题,僵化的保守派则很容易从国内外的不利情境中找到借口抗拒和推迟改革。

  治理转型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但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处境出发,中国的精英和民众们有理由担心是否会出现20世纪初期的乱局,有理由担忧可能导致的国家分裂和动荡问题;而这些,是西方的政治家、学者所难以真正理解的,即使他们在“知识”上认识到了中国人的忧虑。

  (2)治理转型与社会转型的交织

  从长远看,两者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公民社会的发育将为现代治理奠定坚实的基础,传统治理向现代治理的转型将为公民社会的发育开辟政治空间、建立政治规范。但是在共时态上,两者却经常是相互矛盾、冲突的,加强公民教育、普及公民价值、释放政治空间促进公民自治的发育,都有利于促进公民社会的发育,也有利于现代治理的建立,但在短时期内却是在瓦解旧秩序的基础,为传统行政控制机制所不容;加大控制力度,有利于短期的政治稳定,像20世纪90年代那样,但同样加速了矛盾的隐形积累,为未来的治理转型、社会转型制造了更大的阴影。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