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静:国际定位与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外交

admin 全民娱乐 2019-10-12 12:35:08 9253

   内容提要:国际定位是中国外交战略制定的重要前提。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国际定位在“变”与“不变”中发展。中国从贫穷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发展成为崛起的新兴大国,从国际体系边缘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央,从国际事务的被动参与者成为发挥一定引领作用的负责任大国。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等国际定位始终保持不变。中国国际定位的变化性和稳定性影响到中国外交,使其在观念、政策、方式、风格等方面发生重大变化的同时,仍保持基本战略的稳定性和延续性。

   关 键 词:国际定位 中国外交 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一场伟大变革,它不仅使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深刻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指引下,坚持科学判断国际形势和外部环境,坚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在改革创新中不断开创新局面。随着中国日益全面而深入地融入外部世界,中国外交在观念、政策、方式和风格等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与此同时,总体战略的稳定性和延续性得到继续保持。究其原因,中国的国际定位是一个重要因素。国际定位一直是中国外交战略制定的重要前提,“对中国在世界政治中的地位发生错误判断的人,起码不会有一个正确的国际战略”。①因此,从国际定位的视角考察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外交,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中国外交的变革与延续。

  

   一、国际定位的内涵

  

   在国际关系中,国际定位一般是指对一国在特定时期所处国际位置的基本认知和评价。它决定了该国在国际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和发挥的作用。具体来说,国际定位在内涵上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第一,国际定位呈三维一体格局。一国的国际定位主要是指该国在国际权力体系、国际制度体系和国际文化体系的三维格局中所处的位置。一国在国际权力体系中的位置,是以该国的领土面积、人口规模、资源禀赋等为基础,以经济、军事和科技等综合实力为核心。一国在国际制度体系中位置,具体体现为该国是处于国际制度体系中心地位的主导者,还是争取向中心靠近的积极参与者,或者处于边缘地位的被动参与者。一国在国际文化体系中的位置,是该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观念和身份认同,显示出该国的精神追求和价值取向等。

   国际定位的三维格局不是相互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统一体。一国在国际权力体系中的地位决定了该国在国际制度体系中的位置,因为物质性实力往往是制度性权力的基础和先决条件,缺乏坚实的物质性实力也不会真正获得或巩固在国际制度体系中的优势地位。而一国的国际制度性权力反过来服务于物质性实力,强化其地缘政治地位。一国在国际制度体系中的地位也会影响其身份认同和在国际文化体系中的位置。因为国际制度是一套以原则、规则、规范和行为方式为核心要素的构成体,体现为一定的价值理念和价值追求。而由国际制度塑造并影响的国家身份和文化认同,同样也反作用于国际制度本身。所以,一国在国际权力体系、国际制度体系和国际文化体系中的定位呈三维一体格局。

   第二,国际定位是主观认知与客观事实的统一。国际定位直接来自主观认知,尤其是国家领导人和主要政治力量对本国所处国际位置的认知。因此,领导人和决策者的个人气质和背景经历对国家的国际定位有着重要影响。但是,任何主观认知一定是建立在客观事实基础之上。决定国家定位认知的客观事实主要包括上述三维格局中实力、制度和文化的客观存在。国家的物质性实力,基本都是可操作化和定量化的客观实在。国家在国际制度体系中的地位,也可以通过其所占份额以及投票权和发言权而得出客观判断。国家的文化属性虽然属于主观理念范畴,但也具备客观事实,主要体现为已经成为共识的、无须争辩或加以论证的事实,比如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东方文明古国等属性。因此,科学的国际定位是基于客观事实基础上的认知和评价,这也决定了国际定位是客观事实与主观认知的统一。

   第三,国际定位是共时性和历时性的统一。国际定位既是一个共时性概念,具有静态、横向性特征,也是一个历时性概念,具有动态、纵向性特点。它既显示一国在特定历史时期中在既定国际体系结构中的地位,也表明该国在国际体系发展演变进程中与其他国际行为体互动演进中呈现的位置。共时性和历时性并不是二元对立关系,而是辩证统一的。特定历史时期是从一个动态的时间过程中抽离出来的,而发展的时间进程也是通过特定时间点得以展现。

   所以,分析一国的国际定位,既要进行历史维度的动态分析,也要进行空间维度的静态分析。国际定位的历史维度分析,展现出一国在历史发展长河中所处的阶段,可以显示其发展方向是进步的、停滞的还是倒退的,其身份认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而国际定位的空间维度分析,则展现了该国在国际体系结构中的位置,表明其影响力的辐射范围。

   第四,国际定位体现了一种内外认知的交互间性。一国的国际定位是在自我认知和他者认知的交互作用中形成的,是内外认知的互动统一。如上所述,国际定位是基于客观事实基础上的一种主观认知,认知主体的心态、心境和视野,以及观察视角和思维逻辑等都对国际定位的形成产生重要影响,不同认知主体对同一国家在相同时期的国际定位也有不同的认知结果。尽管如此,对于明智的决策者来说,需要“敏感地意识到认知差异并尽力缩小这样的认知差异,以便改善决策环境,使决策意图得以更大程度上的实现”。④所以,一国的国际定位往往需要在自我认知与他者认知的不断调试修复中完成。

   事实上,一国国际定位的外部认知是该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和国际社会对其关注度的一种反映。在当今信息化时代,外部认知在塑造国家形象进而影响国家利益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几乎所有国家尤其是大国都非常重视他者眼中的自己。由此,即使外部认知与自我定位存在巨大差距,且并不符合甚至违背自身需要,也不可忽视,而应认真分析其原因,找到解决办法,弥合国际定位的内外差距,更好地与外界打交道。

   总之,国际定位是在多种因素共同影响作用下形成的,且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复杂性、多元性和变化性是其突出特点。任何一个国家在特定历史时期都具有多元化的国际定位。要在复杂、多元的国际定位中做出正确选择,主要取决于国家利益。国家利益也是多元复杂、动态变化的,但国家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国家利益排序,基本的国际定位应从其根本的、核心的国家利益出发。从国家利益出发的国际定位,是国家制定对外战略的基本前提,也可以说,国际定位是国家对外战略的重要构成。

  

   二、中国国际定位的演变及其对外交的影响

  

   中国的国际定位主要是中国政府尤其是国家领导人立足本国国家利益,从基本国情出发,顺应国际大势和时代潮流,综合考虑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以及国际社会认知反应等因素,对中国所处国际位置的基本认知和评价。它不仅“在动态的、比较的意义上明确中国在当代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明确中国与现有国际体系、国际秩序的关系”,而且也“标示自身在社会制度和价值取向上的特质”。⑤根据国际形势、国情和领导人三个影响中国国际定位的关键因素,可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国际定位演变划分为三个历史阶段。

   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并在判断国际形势和总结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经验教训基础上,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伟大战略决策,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随着改革开放战略的实施,中国的国际定位从高度意识形态主导下的、封闭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发展中国家转变。

   改革开放使中国开始谨慎地参与西方国家主导的现有国际体系。作为一个缺乏与西方国家打交道经验且贫穷落后的国家,中国在参与国际经济体系初期实际上处于无权的边缘地位,中国以谨慎好学的态度努力学习和适应外部环境,寻求与外部世界的合作。与此同时,中国庞大的人口、领土和资源等优势以及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使中国自然地成为地缘政治大国,特别是1971年新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更强化了中国的地缘政治大国地位。所以,当时的中国尽管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处于弱小无权地位,在参与国际政治体系和文化体系中经验不足,但在国际政治格局中的地位却是几乎所有世界大国都不能漠视的事实,这也是中国与其他世界大国打交道的基础。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