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希仁:论伦理关系

admin 澳门棋牌娱乐 2019-09-03 20:42:44 8193

  

  伦理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客观关系。伦理关系的形成有其客观的物质性基础,也有其主观精神条件。它是一个历史过程,也是人的主体性进化过程。伦理关系是有精神渗透其中的、主观见之于客观的实体性关系。实体性伦理关系在现实生活中表现为复杂的制度、组织系统和礼俗伦常,体现为现实的合理的社会秩序。伦理关系的发展是以经济关系发展的必然性和利益调节的必要性为依托的,是与社会政治关系密切联系的,同时又带有鲜明的文化特色,体现着特有的民族精神。伦理关系的维系和调整是由法律和道德共同实现的。

  什么是伦理?什么是伦理关系?这类问题人们往往以为是常识,不以为然。可是有些习以为常的说法并不确切,如说“伦理就是道德”,“伦理就是调节人的行为的道德观念”,“伦理就是道德规范”,甚至说伦理是不值得尊重的“诱人策略”等等。这些说法似是而非,因此有必要进行讨论。

  

  一

  

  生活经验告诉我们,人与人之间相处,总有一种特殊的关系,这种关系既不是自然的、盲目的关系,也不是由权威、律令强行规定的关系,而是一种由关系双方作为自觉主体本着“应当如此”的精神相互对待的关系。这种关系就体现着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凡是经历过社会生活的人,都不能否认这种社会关系的存在及其重要意义。动物之间也有一定的关系,如母虎与虎子的关系。我们可以用拟人的说法,描述它们之间的“亲情关系”。但是,实际上它们之间只是自然生命的关系,并不是人类之间的亲子关系。因为它们之间没有相互以亲子关系对待的自觉意识和意志,也没有在它们之间形成伦理关系的社会基础。支配它们的行为和相互关系的只是第一信号系统的低级意识,其行为是自然的、本能的,可以说它们不是以关系存在的。即使“虎毒不食子”,也并不是母虎有自觉意识和亲情,而是由低级意识和本能形成的习性,习性一过就互不相干,真的“不识子”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动物是以自然个体方式存在的,而不是作为社会主体自为存在的。

  人类则不同。人类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子关系,不但是自然的由生育而产生的血缘关系,而且是有自觉意识和自主意志的社会关系。人类在男女关系基础上形成的最初的伦理关系就是原始家庭伦理关系,即亲子、长幼关系。这种关系是不可逆转的。在这里,伦理关系是按辈分确定的。辈分关系的产生和确定是不依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就其产生的客观过程和生存方式来说,是必然的、不可逆转的。正是这种必然的、不可逆的关系,决定了亲子之间有必要规定出某种辈分关系,而且群体和社会也有权利要求个人应当遵循一定的辈分关系,约束自己的行为。这个辈分关系在父子之伦的范围内,是不可逾越的“天伦”,有它应当遵循的人伦之道。这就是由必然性关系决定的必要性和应然性的关系。按照这种关系的规定,亲子要有亲,长幼要有序,长应有所尊,幼应有所敬。这亲、序、尊、敬,就是人伦之道,长幼之理。中国古代《尚书》记载最早的伦理关系有父母兄弟子,其道就是: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种渗透着义、慈、友、恭、孝观念的亲子长幼之间的关系,就是以血缘为基础的家庭伦理关系。这义、慈、友、恭、孝就是调节伦理关系的道德规范,它体现在个人身上就是伦理的造诣,即个人之德。原始伦理关系在每一个发展阶段上,都是应该如此、必须如此的。它之所以必须,是因为那是必然的、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之所以是应该的,是因为那不但是必然的而且是必要的,非如此就不能使家庭关系和顺。讲必然是指客体本身的存在和变化规律,讲必要则包含主体与主体的意志关系调节,关系到主体本身的直接利害与选择。这也就是古代家庭伦理的权利与义务关系。这些权利与义务关系的总和就构成家庭伦理关系的实质和核心内容。道德伴随伦理关系而产生,又维系和调节着伦理关系的发展。它一方面塑造个体的德性,另一方面又形成社会群体的道德风尚。那些被社会所确定并推广的道德观念、规范、原则的总和,就构成所谓社会意识形态的道德。由此可见,伦理意味着客观的关系,也意味着这关系之“理”。这关系之“理”,作为社会意识就是道德,体现为个人品行就是德。

  考察伦理关系的形成,首先意味着历史的考察。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当然是有一定肉体组织的、有生命的、有男女两性的个体的存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活动,就是生产出吃、喝、住所需要的物质资料的生产劳动。正是从这里分界,使人与动物分离,开始了人类的社会生活史。与此同时,人类作为类存在还有人口的生产和增殖。这种关系也是客观的物质性关系。从历史过程来看,由男女关系发展而形成的家庭关系,是初始社会的主要社会关系,甚至是惟一的社会关系。后来随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发展,社会关系便取代了家庭关系的地位。《易经·序卦传》说,“有天地而有万物,有万物而有男女,有男女而有夫妇,有夫妇而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这种直观的、朴素的推论,虽然没有看到生产活动对人类历史开端的意义,也没有阐明从男女到君臣关系形成的过程,但它却说明了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的先后历史顺序。

  

  二

  

  在人类初始关系的形成过程中,有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人的主体性问题。讨论这个问题,就是要说明人类的伦理关系是人对人即主体对主体的关系。只有人意识到自己的主体性并成为主体,才能真正形成人类社会的伦理关系。如前所说,人与自然的对立、与环境的对立,使人意识到“我”的存在,以及“我”与环境、他人的区别。人之所以异于禽兽,且因而异于一般自然,即由于人知道他自己是“我”。当人有了这个“我”的意识之时,人就成为自为的存在。不仅如此,当人意识到自我是在与外部关系中的有限存在时,他同时就发现自我与周围世界的无限联系,从而使自我意识带上想像、理想的能力。这是一种力求突破有限规定的理想性能力,它使人面对外部关系而产生“应该怎样”的意识。这里的“应该怎样”,有对自然环境的,有对他人的,也有对自己的。这种“应该怎样”的意识不断重复,在语言中形成较为稳定的、约定俗成的词,表达着“应该”的观念,这就是初始的规范意识。

  这样,我们就看到人的主体性进化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人从动物状态脱离出来,其主体性是意识到自己的本能的那种初级的自觉能动性。一般来说,动物也是主体,也有动物的主体性。但动物的主体性与人的主体性的区别在于:动物的主体性是出于低级意识支配的本能,而人的主体性,则是意识到自己的本能的主体性。人的主体性是在劳动中形成和发展的。劳动是人类区别于猿群的基本特征,是人的主体性发展的推动力和社会定向。

  第二阶段,是原始的野蛮人的主体性。这个阶段上的人,如马克思所说,还没有脱掉自然发生的共同体的脐带,个人的眼界仅仅局限于原始部落,在情感、思想和行动上无条件地服从部落。可以说,这是还没有出现社会分工、权利和义务还没有差别的野蛮人群的主体性。这种主体性是只具有人格的可能性而不具有独立人格的主体性。但人离开动物越远就越具有对社会关系的自觉,具有经过思考向着预想目标前进的特征。

  第三阶段,是人从原始的、野蛮的人中脱离出来,成为开化的、文明的人。这个阶段上的人不是只具有人格的可能性,而是具有一定善恶意识和意志的人,是知道自己“应该怎样”的主体。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实的人格就表现为意识到自己“是怎样”和“应怎样”的统一的主体。“人是主体”,但不是一般的主体,而是意识到自己“是怎样”和“应怎样”的统一的主体。人虽然还带有“野性”,但这是在自知“应做什么”和“能做什么”的主体意识支配下的“野性”,是有道德反思能力的人格主体。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