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e Gardiner:美国的对欧政策

admin 盈信娱乐 2019-09-03 20:42:33 8754

  

  原文选自美国传统基金(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项目,Nile Gardiner博士是玛格丽特·撒切尔自由中心主任,Luke Coffey是此中心研究员,Ted R. Bromund博士是此中心高级研究员。玛格丽特·撒切尔自由中心由美国传统基金(Heritage Foundation)会支持。

  

  参议院的任命确认过程使得美国公众有机会更多地去了解这三位候选人所持有的理念以及如何看待美国在这个危险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每个美国人都理应从Obama总统的提名者口中获得明确的答案,理应听到他们清楚地向自己承诺会在国际舞台上不断推进美国利益,并捍卫美国国家安全的各种需求。

  

  一、欧洲事务

  

  美国在欧洲的领导力问题将会是确认听证会上一个重要的议题。(因为)在美国最亲密最长久的同盟国中,很多都是在欧洲。跨大西洋关系有着国防、情报以及经济这三个极其重要的维度。63年以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NATO,以下简称“北约”)一直是维护跨大西洋安全的基石。欧洲国家的经济加上美国的经济就足足占据了约一半的全球经济。遗憾的是,Obama政府并没有充分意识到跨大西洋同盟的重要性,而欧洲也几乎无法弄明白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当美国政府为了安抚俄罗斯而削弱与中欧东欧国家的盟友关系时,也疏远了与英国的同盟关系。

  然而,一个强大的跨大西洋联盟应当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华盛顿方面必须唤回与欧洲的同盟国和重要朋友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它所采取的政策应当是能够促进跨大西洋国家的主权完整和经济自由,而不是破坏它们。

  就外交与国防事务而言,巩固美欧关系的基础在于以下四个方面。

  

  (一)美英之间的特殊关系

  对于美国来说,没有比英国更亲密的盟友了。美英两国一直以来都是愿意用武力来捍卫世界自由的民主国家。如今,美国和英国应当继续在国防与情报领域紧密合作,也应当继续共享自由经济下的根本利益以及个人自由的坚实信仰。

  然而,Obama政府并没有朝着这样的方向促进美英关系,相反地,当阿根廷反对英国对福克兰群岛的主权时,Obama政府选择支持阿根廷的挑衅,沉溺于诸如此类一系列细小的却会对英国造成侮辱的举措之中。

  一个强大的英美联盟并不会阻碍美国与世界上其他同盟国家建立良好国际关系,但英美之间关系的弱化却会被视作一种对盟友的背叛,同时将会赫然提醒美国不要忘记如果它不能认真地将同盟的忧患考虑进来,它就不要去期待能够与它们一直保持良好的盟友关系。

  

  (二)欧洲计划的未来

  笼罩着欧元区的金融与经济危机暴露出欧洲计划的根本缺陷。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欧盟一直在追求一个“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盟”——经济与政治力量的日益集中,以至于很少或是根本没有去考虑自由经济、国家主权以及民主问责制的加强。

  欧洲在政治上的统一对美国没有利益可言,包括在外交政策与国防一体化等关键领域,美国的政府部门并不应该去支持欧盟内所谓“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盟”。民族国家在欧洲的独立,强大而持久的跨大西洋联盟以及欧洲内部的民主才应当是对美国最有利的。

  华盛顿方面应当积极促进与单个欧洲国家的双边关系。这必须包括加强极其重要的美英合作伙伴关系、支持欧洲发展全面的导弹防御项目以及扩大免签计划,包括对美国主要的合作伙伴如波兰等国家的免签计划。

  

  (三)北约(NATO)的未来

  北约的未来正陷入困境。这是由于冷战结束以来北约成员国不仅减少防务投资,而且在哪里需要使用军事力量的时候缺乏政治意愿所造成的。

  然而,即使存在这些缺陷,北约仍然是目前世界首要的安全联盟。相比包括欧盟在内的其他多边组织,北约为促进欧洲民主、和平以及安全做出了更多的贡献。而美国在其中一如既往的积极参与将会为联盟的繁荣稳定起到关键性作用。因此,美国必须领导北约,帮助它的联盟在阿富汗战争之后筹划未来,而不是背弃它的联盟。

  

  (四)美国军事力量在欧洲的分布

  美国在欧洲共有大约8万的服役人员,遍布28个军事基地。驻扎在欧洲的这些美国军队直接为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服务。美国军队在欧洲的驻扎正是体现了美国对欧洲安全的承诺,并通过军事训练演习来帮助欧洲建立(防御)能力,同时也使得美国能够快速应对发生在更广泛的欧亚和中东地区的危机。

  然而,Obama政府为了削减国防开支,撤走在欧洲的部分美国军队,包括从德国撤走的两支陆军旅级战斗队(U.S. Army Brigade Combat Team),以及从意大利撤走的美国空军A-10中队(U.S. Air Force A-10 Squadron),这无疑是有害的。如果继续缩减在欧洲的美军规模将会产生危险的后果,会降低美国军队反应的灵活性,非但不会产生节约开支的实质效果,反而会使得美国传递出对欧洲与北约漠不关心的信息。

  

  二、对于重要问题的明确与保证

  

  参议院应当利用好对任命的这一确认过程,向每一个提名者提问关于如何应对跨大西洋关系的一系列重要问题。

  参议院应当从参议员Kerry那里得到明确的保证,保证他将会:

  第一,促进和加强与英国的特殊关系。这必须增强国防、情报、外交以及经济方面的合作。另外,华盛顿方面必须在福克兰群岛问题上与伦敦方面保持立场一致,并支持福克兰群岛公民在面对阿根廷的恐吓与威胁时行使其所享有的民族自决权。

  第二,支持欧洲的国家主权与自由经济。美国不应当再支持欧盟的政治与经济一体化,因为这只会促使一个之后会不断反美的根本不民主的欧洲联邦的诞生。欧洲需要的是更大的经济自由以及自决权,而不是更多的超国家主义与大政府概念。

  参议院应当从参议员Hagel那里得到明确的保证,保证他将会:

  第一,确保北约,而不是欧盟,仍然是跨大西洋安全的基石。面对欧盟指向美国的防御体系发展以及军事指挥结构,华盛顿方面必须对此为美国带来的利益威胁做出警告。

  第二,叫停目前从欧洲撤出美军的计划。美国政府在决定派驻欧洲的基地数量与军队分布时,应当以战略性的眼光来看待美国在欧洲的利益,而不只是一味地以削减国防开支为目标。

  

  三、Obama任期的遗留问题

  

  即将到来的确认听证会将是参议院质询有关Obama总统在他第二任期内美国外交政策走向的重要契机。在Obama总统任职的第一个四年里,美国越显衰弱而整个世界环境却变得更加凶险。

  跨大西洋联盟不仅需要来自华盛顿方面更加强大的领导力,而且也需要美国政府坚定不移的承诺,承诺它将会巩固与那些作为美国重要盟友的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同时也会保证支持跨大西洋国家的经济自由与国家主权。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