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貌似左右分歧 实为儒法分歧

admin 喜达娱乐 2019-09-03 20:42:53 9416

  

  跨越两千五百年的思想分歧

  

  我既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新儒家”更不是“新法家”,甚至也不是所谓“国学专家”。只是我对中国思想界的混乱交锋怀有困惑,而试图从更宏观的角度进行“同情的理解”。我所思考的出发点只有两个,一个是事实,一个是逻辑。

  中国的专制思想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中国是今天这个样子?有人觉得今天中国这个样子很好,有人觉得不好,现在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中国思想界的阵营划分,按照发源于西方的“左派、右派”话语,完全是错乱的,秦晖、艾未未如果在西方的话,应该被划为纯正的左派,而在中国却被称作右派,中国一些“新左派”所强调的富国强兵,反美和“净化社会”,放在西方就和法国的勒庞如出一辙,应该被称作极右翼。

  这种错乱背后,显然有另一种逻辑的阵营划分。

  在我怀着这些困惑,梳理中国思想史的时候,吃惊地发现,在两千多年前,老祖宗的困惑和我们现在几乎一样,而我们今天的分歧阵营跟过去也完全一样。今天中国思想界有哪些阵营?最主流的、网上或者任何地方分歧最鲜明的,一个叫自由主义,一个叫新左派,这两个阵营都有很多的概念,用现代的理论武器包装自己。但如果撕开包装的迷雾,最本质的分歧所指,其实先秦的儒法分歧差不度。这里必须强调我这里讨论的儒法分歧,是以先秦的儒家和法家为样本的,当大一统的政治强权出现之后,中国已经很难有纯正的儒家的生存空间,有人批评后世儒家有很多人当皇帝的走狗,这种说法并不完全错,但很不公平。这就好像希特勒统治欧洲大陆的时候,德国基督教会都要改组成“爱国教会”,不服从者就被枪毙,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教会牧师说过很多无耻的话,但这些并不能把帐算到基督教头上,说耶稣的教义不好,所以很多基督徒给希特勒当走狗。在真正的专制暴力面前,任何坚守良知的人都会被逆向淘汰,信什么教都没用。

  今天有些人嘴上讲的是德里达、哈贝马斯,但心里想的是秦始皇、商鞅,而有的人说的是弗里德曼,哈耶克其实他所倾向的是孔夫子,甚至是孟子,尽管他们其实往往并不自觉,甚至不了解所谓孔孟之道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儒法分歧能够成为中国思想分歧的一条主线,而且到今天都是这样呢?下面是我一些思考的梳理。

  

  儒道分歧、儒佛分歧、儒墨分歧、儒家礼制和西方民主制的分歧、都是可以调和的

  

  儒家是中国影响力非常深远的一种传统思想文化,跟很多思想流派都有分歧,跟道家有分歧,道家是中国本土的宗教;和佛教有分歧,佛教是西方传入的;和墨家也有分歧,墨子有点像甘地,“非暴力不合作”;儒家与西方民主也都有分歧。为什么这些分歧都是可以调和的呢?因为它们所指的侧重点不一样。比如说佛家和儒家的分歧,佛教强调四大皆空,儒家讲积极进取,为社会建设做贡献,这两个完全不同。在韩愈的年代,儒家和佛家的斗争非常激烈,最后发现,这两种分歧可以合作,比如说佛家,它指向人的心里,回家的时候修一个小佛堂,四大皆空,安慰自己的心灵,这也是儒家的精神之一,但儒家还有积极入世的一面:一出门,披上一件官服,跟领导汇报工作,进入另一个世界,这是儒家的另一种精神世界,儒佛各有侧重就不怎么冲突了;儒家跟道家也是这样,很多朝代儒家和道家也斗着,斗的结果是每个流派都找到自己的根据地;儒家跟基督教的分歧都可以被调和,比如说,利玛窦发现在中国传天主教最好的办法是用儒家思想进行包装,利玛窦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西儒,西方来的一个儒生,跟我们的思想都一样,但是讲的理论是上帝,这个东西也可以调和;儒家和西方民主,调和得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蒋介石,蒋介石晚年一方面穿着长袍马褂,读四书五经,但另一方面对于民主宪政在很大程度是接受的;包括胡适、殷海光这些提倡民主自由最坚决的知识分子,晚年都对五四运动彻底打倒孔家店有所反思,认为自己早先对儒家思想的认识存在偏见。

  

  惟有儒法分歧在思想根源上是不可调和的,而又始终共生

  

  这些思想流派和儒家最能融合,儒家非常有兼容性,而且儒家本身是一个比较灵活的思想体系,除了它的底线原则之外,和其它信仰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调和可以互补,唯有儒家和法家这两种思想传统斗争最为激烈,最为血腥,而这两种思想始终共生。因为它们指向一样,儒法两种思想共同指向一个东西,而在逻辑基础上又完全不一样,所以斗争最为残酷,甚至最后在集权体制下,发展出很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所谓“外儒内法”的怪胎,这是因为儒法共同指向国家政权。

  

  儒法比较之一:历史观和政治哲学

  

  先来看看他们各自的历史观和政治哲学,在最根本的价值出发点上,看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有什么不一样。

  今天号称自己是儒家的什么人都有,号称自己是法家也什么人都有。所以今天的人说他是儒家或是法家,看不清楚,还是要回到最根本,两千多年前那个时候儒家和法家是什么样子,跟现在的时代相比,那时候的儒家法家解决什么问题。

    儒家的政治哲学基调是温情主义、保守主义

    关键词:克己复礼、近悦远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最早有个周天子,他创造了一套封建制度,当时主要的国家,都是周天子的亲戚,都是姓姬的,而且还有大量的联姻。这种条件下,周天子其实是中国礼仪上的大家长,叫“大宗子”。但是他并没有对资源和权力实际的绝对控制,跟各个地方诸侯之间是一种礼仪上的关系,一度非常和谐,大家长威望高的时候,大家非常和谐,但是随着周王室越来越衰微,占有的地方就很小了,这时候天下诸侯就出现不稳定因素。到了东周,天下诸侯之间相互征战,社会不稳定不和谐。孔夫子在那个时候的社会理想是什么?在他看来,天下之间的国家关系,就跟兄弟关系一样,周天子跟国家的关系,就跟家长与孩子一样,国家之间要和睦就像兄弟之间要团结友爱一样,所以他强调他们要克己复礼。这是我为什么说他是温情主义。

  孔子的信念为什么我说是一种保守主义的信念呢?保守主义要看他保守的是什么?如果有历史隔阂的话,会觉得孔子推行仁、礼会很迂腐和荒唐。但在孔子那个时代并不荒唐,因为在他的时代就能看得到。中国很多人不理解,今天的英国女王,手中也没有多大的权力,为什么这么多的英国人一到女王的寿辰就给女王贺寿?为什么女王这个手里没有多少兵的人,大家还要尊敬她呢?有些所谓的贵族还有城堡,为什么不给他们来个打土豪分田地。中国人会觉得很荒唐,但是在周天子时代,那时的中国也是这样的。而孔子就想维持那个规则,他说这个规则我们已经过了好几百年了,按照这个规则挺好的,大家安安稳稳别折腾就行了,但是孔子的保守主义理想还是被无情地翻了过去。

    法家:政治实用主义“历史唯物主义”

  但是孔子的理想没有实现,谁的理想实现了呢?法家。

  法家的实用主义政治理想非常符合我们所说的历史唯物主义,为什么说是历史唯物主义呢?温情主义是讲人情味的,唯物主义是不讲人情味的。因为它认识到了历史的规律。在这种已经认识到历史规律的情况下,怎么能够加速历史规律较快实现呢?靠什么?革命!

  法家在那个时代宣称自己掌握了历史规律,而这个历史规律又非常赤裸裸。孔子说,国王相当于大家长,爱护大家,一个国家就跟一个家庭一样,相亲相爱,孩子要尊重父亲,相反,家长要爱护孩子,是一种温情的关系。法家商鞅掌握了历史规律,认为这些都是胡说八道,什么是真正的历史规律,他说“以强胜弱,以众暴寡”,用大白话说就是,谁强大谁牛、谁人多谁牛,“内行刀锯,外用甲兵”,内行刀锯是对付老百姓,外用甲兵打仗,这就是国家的本质。他当时已经认识到了。

  建立一个国家干吗?怎么使一个国家搞好?孔子说要仁政、和睦、近悦远来。法家则认为,国家要强大,就是打仗。这段话在今天看来,也让人感觉深刻,“国贫而务战,毒生于敌,无六虱,必强。国富而不战,偷生于内,有六虱,必弱。《商君书?靳令》说一个国家什么是最坏的东西呢?礼仪、诗书这个最坏,是危害国家最大的东西。什么孝悌、诚信,国家讲这个,国家就搞不好了,这是法家的政治思想。

  

  儒法比较之二:法制观

  

  提到中国的古典法治思想,很多人都会说法家思想是一种法治思想,强调法治,但是他强调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法治呢?

   为什么儒家提倡“刑不上大夫”?儒家:贵族政治精英主义

  “刑不上大夫”这句话跟法治精神相违背,不是显得很专制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什么说“刑”不上“大夫”?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才对啊,法家还提倡“法不阿贵”。

  孔子说:“所谓礼不下庶人者,以庶人遽其事而不能充礼,故不责之以备礼也。”孔子不是说不尊重老百姓,看《论语》里面孔子对老百姓是很尊重的,到了一个地方,让他的学生去问路,学生对人家都得非常有礼貌,哪怕他是一个菜农。孔子到农民的村子里面去,“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大家在一块喝酒,“杖者”,年龄大的人走在前面,他才能跟在后面走,哪怕他已经当到了鲁国的司法部部长。但他说不能用礼来要求这些老百姓,这个怎么理解?现在的英国上议院和英国的白金汉宫门前经常搞一些列队的游行,还有大法官一出来带着假发,我们过去贫下中农看着还觉得挺虚伪的,但这就是贵族政治,社会对你的要求如此,你就得穿成那样。法官出来代表的是法律的威严,不是你人格化的行为,贺卫方老师过去提倡中国的法官也要穿法袍,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这一套东西不能对老百姓进行要求,不能要求菜市场卖菜的出门带着假发,问个菜价也作揖打拱的,孔子说的“礼不下于庶人”是这个道理。可以这被中国后来的政治野心家蓄意歪曲。

   为什么法家提倡“法不阿贵”?法家:集权制重刑主义

  法家说“法不阿贵”,意思是不阿谀权贵但是依附帝王,孔子的理想是整个社会有一套精英的系统,社会有贵族、有士、有知识分子。法家的社会理想是把这些精英全部消除。

  “重罚轻赏,则上爱民,民死上;重赏轻罚,则上不爱民,民不死上。”什么叫“上爱民”,领导对老百姓好。但商鞅说“错!”统治国家得反着来。罚要重,赏要轻,这样反而是好。按照商鞅法家的思想,治理一个国家就要这样治理最有效,因为在市场经济下,可以去跳槽,但是在一个国家里面无处可逃,只有跟我干!实行了法家的法以后,秦国奠定了和谐社会的基础,社会治安非常好,《汉书?五行志》讲“商君之法,刑弃灰于道者,黥其面”,按照这样法律的,社会治安能不好吗?大家都像活在一个监狱里一样,治安肯定好啊。法家提倡的法不阿贵,其实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样是只阿毛泽东一个大救星。

  

  儒法比较之三:对待文化和言论自由的态度

    儒家:倡导民本宽容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