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晨:我们忘记了什么?

admin 功夫娱乐 2019-09-01 21:59:17 8390

  

  一

  

  当马克思在书中大肆批判那些贩卖哲学的人,说他们的哲学“因质量降低、原料掺假、伪造商标、买空卖空、空头支票以及没有任何现实基础的信用制度而搞糟了。竞争变成了激烈的斗争。”的时候,不会想到原来他自己养活了的以哲学为业的人,远远的高于德国历代以哲学为业人的总数。

  当他在对德国哲学大加讽刺的时候,说“到处涉及的都只是教义和对教义的信仰。世界在越来越大的规模内被圣化了,直到最后可尊敬的圣麦克斯完全把它宣布为圣物,从而一劳永逸地把它葬送为止。”却没有料到自己的哲学已经成为了最大的教条和教义,即俗称的马克思主义,历史上被马克思所讽刺的教条哲学,似乎也没有哪一家的人可以自称是一种主义的。

  而当马克思在大讲特讲的宣布自己实践的观点的时候,却不知道他的实践观点也被装进了书本中,而书本是放在书架上的,只有在教授政治课程的时候才会拿出来被人祭拜一下。

  中国哲学界把哲学最为精华的批判精神丢得一干二净,最后只能像一名宗教人士一般,不知其然的跪拜,盲目的听从或者是盲目的批判。在这些信徒的口中批判自然是简单的,凡是和他们意见不相符的,那便是错误的。口中必然时时刻刻的念上几句马克思曰过,以显得自己博学多识。

  然而理智的人总是不带有任何偏见,他们既不狂热,也不排斥一种学说,他们学习哲学知识仅仅是为了发现真理,而不只是为了考试。

  

  二

  

  实践活动只是思想在受限制的客观世界中的活动,行动是思想的反映,是思想的外化,而就其性质来说还是思想。

  人在头脑里面怎么想,在现实当中才会做出来,尽管因为客观世界相对于思想来说有诸多的限制,以至于常常脑子里幻想的不能恰如其分的实现,不过这却并不能否认实践就是思想的延生,因为如果我们没有了思想,我们根本不会做出任何行动,也不可能进行任何的实践。

  一切生产关系都不过是人的关系,人的所有产物也必然是人思想的产物,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完成。因为一个没有意识的动物是不会做出任何行动的,而没有思想的生物不会对他的产物进行学习和吸收,以便形成一种可以用来指导生活的经验。

  当社会中的一个人影响了你的时候,并不是他这个人影响了你,而是他的行为。而他的行为又恰好的反映出了他们思想,即使是伪装的,但伪装本身也是他的思想之一。所以是他的思想在影响你。

  而当所谓的生产关系或者是生产力影响了你的时候,我们并不能把他单纯的看成是物质影响了我们的思维,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归根结底是人类实践的产物,他们是人思想在客观世界的反映,也就是说,是思想影响了思想,是思想继承了思想。

  不管是农业社会还是工业社会,这都是人的思想的创作和选择。思想在发展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也需要不断思想的累积,而任何人所创造的文化(物质和精神),都只不过是一种思想,思想在影响思想的情况下让其积累发展。思想接受思想并不是被动的如马克思所讲,是客观的物质决定了主观的思想,而是主动的,主体的思想当然有判断能力去接受自己所喜欢的,更文明的思想。

  所以生活在工业时代的人就必然要为他的生产方式所制约吗?这是不一定的,虽然以主体正常的思想来说,进步的思想总对他们总是更有吸引力,但是他们能按照自己所想的,脱离这个社会。最差的情况下,他们还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死亡,而不用服从于这个社会。他们是主动的人。

  

  三

  

  思想就其本身来说,并不是单纯的接受现实的经验并且加上一些微不足道的分析。就以思想自己为对象来说,也是很有哲学发展的空间,并不能说只有改变世界才是哲学家应该做的,沉静下来思考世界应该要发展成什么样,怎么样进行发展的人同样值得肯定。

  物质资料的生产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但是人生的目的不能仅仅只是为了一辈比一辈的过得更好。以此来看那些为了社会发展牺牲的人虽然值得称赞,但他们所作的也无非仅仅就是为了让人生活的更好而已。人是不是应该有更高的要求?而这种要求在哪种方面来看都不需要有多么充足的物质条件,只要物质的生产可以满足所有人的基本需求,人就可以,也应该为了更高的理想而努力。而这就要求有卓越思想的人能为我们开辟一条通往高处的通道,即在能够生存的时候找到生命的意义。不只是为了发展而去发展,为了生产而去生产,因为单纯物质资料的再生产不可能是人的终极意义所在,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为了追求人生的意义,也是我看哲学的唯一目的。

  

  四

  

  世界应该改造成什么样子,我本来是十分认同共产主义的,可是当罗尔斯写出的《万民法》受到“国际一致的批判,认为这是以美国为带便的帝国主义势力对其他国家的任意干预。”虽然罗尔斯认为自己写的还是很公正的,但并没有中国承认美国人可以为世界立法。而马克思站在自己德意志帝国的立场上,加之又受到资本主义的腐蚀,我就不得不也思考他为世界立法究竟对不对,他为世界设想出来一个共产主义社会难道不是帝国主义势力对我国强加的干预吗?毕竟他是德国人,而非中国人。是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的人,而非我社会主义社会的人。

  当真理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的时候,我们就形成了巨大的偏见,这是马克思不愿意看到的,而又被打着马克思旗号的人普遍的执行。这才是哲学的哀歌,这就是马克思之所以留下眼泪的原因。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