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守德: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建设的探索

admin 多利娱乐 2019-09-03 20:43:01 4956

  

  【内容提要】 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建设,应在世情与国情的统一上铸造国家特色和学者特色,探索理论的新主题和新主线,以权利政治为新角度,研究国际政治产生和演变的规律及其在当代的新表现、新特征。

  

  【关键词】 共性与个性的统一;权利与权利政治;主权与球权的合治

  

  中国国际政治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诞生于20 世纪60 年代,其标志是1963 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外国问题研究的文件,从此开始了中国高等学校正式设立国际政治专业,系统地组织国际问题的教学和研究,正规地培养专业人才。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兴起的西方国际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学科相比,中国起步较晚。作为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建设,如果从20 世纪80 年代中期算起,最多也只有近20 年的时间。

  

  当前,在中国学术界,国际政治理论主要有三种类型:(1)中国学者研究整理的政治家的国际政治理论(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中的国际政治理论为代表);(2)中国学者翻译评介的西方国际政治理论和国际关系理论;(3)中国学者独立研究的中国国家特色的国际政治学理论。这三类理论视角不同、主题各异,但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均应开展深入研究。

  

  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建设究竟从何入手呢?笔者认为同其他理论创新一样,至少必须弄清楚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必须在中国国情与世情(世界形势)的结合上,铸造中国国家特色。第二,必须确定新的主题和主线,寻找新的视角。第三,必须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围绕主题和主线,系统论证相关的基本理论和基本问题及其内在的联系,构建创新体系。

  

  一 铸造鲜明的中国国家特色

  

  2004 年,《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指出:“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总体目标是努力建设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哲学社会科学的关键,是加强所属学科的理论建设。各学科理论的当代价值必须通过理论的特色创新来实现。与时俱进是理论的品质,特色创新是理论繁荣发展的根本动力。理论的特色创新是当代社会科学学者必须担负的历史使命。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是否要铸造中国国家特色,目前学术界正在取得共识。“中国特色”属何种性质概念?“中国特色”是否较为狭窄,不宜于研究世界性的学科?中国特色能自发铸造吗?中国学者研究的成果能自然具有中国特色吗?等等。这些问题必须正确认识,不然不利于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的建设。

  

  在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建设中,笔者先后于1993 年和1994 年发表了两篇专题论文,①以《辞海》对“特色即独特、特质、杰出”的界定为依据,从哲学的高度,用事物共性与个性的统一、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原理,系统论述了国际政治学理论突出“中国特色”的必要性、重要性以及如何铸造“中国特色”的问题。笔者的主要观点是:特色包括中国特色,不是政治概念,不属意识形态范畴,它是任何理论内在规律性的要求。特色越鲜明,理论越有活力。中国特色既包括国家特色、地区特色,也有学派特色、学者特色。不同学派和学者的特色,均应繁荣国家特色,丰富完善国家特色。国家特色不是一种模式,而是众多模式的互补,必然会形成众多的学派。

  

  特色既是事物的灵魂和理论的内在表现,又是认识事物和繁荣理论的思想方法和实践方法。特色需要创新,特色的本质内涵就是创新,不创新就谈不上什么特色。铸造特色,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创新过程。与时俱进,铸造特色,是实践的必然要求。实践永无止境,铸造特色从不会完结。实践呼唤并产生理论,理论又指导并推动实践。如此循环往复,永不停止地铸造创新的特色。与时俱进,铸造特色,是一种精神状态和思想方法。中国特色是一个与时俱进、艰苦开拓、不断创新的自觉过程。铸造特色,必须反对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和实用主义,包括反对“东教条”和反对“西教条”,花大力气,下苦功夫,追踪不断变化的国内外形势,努力开展宏观与微观研究。特别是在新世纪的大转折时期,我们应当防止一种危险,警惕理论和意识形态中坚持固化、僵化和老化,抗拒变化,否定创新,阻止铸造特色的“原教旨主义”现象!

  

来源地址: